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时代写真---苦命媳妇香兰
时代写真---苦命媳妇香兰
【时代写真---苦命媳妇香兰】



第一节遗言

「傅大哥、傅大嫂,柏祥就拜托你们了。」香兰红着眼眶,依依不舍的将怀 里的孩子抱给了军卡上的一对男女。

「香兰,妳真的不跟他们一起走?」站在一旁的念祖担心的看着爱妻问道。

「是啊!这里太危险了,妳还是跟我们走吧!」军卡轰隆隆的引擎已经发动 了,车上那个被称为傅大哥的男人,不得不提高了音量,对着车下的香兰大声的 叫着。

「不了,你们先到台湾去吧!柏祥就拜托你们交给爸爸了!」香兰也提高了 音量,对着车上的男人喊道。

「傅大哥,孩子就拜托你了!遇到爸和妈时请跟他们说不要担心,我和香兰 很快就会过去找他们的!」念祖走近军卡,一边伸出手说道。

「参谋官你放心,我一定将孩子平安的送到他爷爷奶奶手上!」车上的男人 蹲在车尾,伸手向下紧握住念祖的手,坚定的说道。

「参谋官、小兰,你们不用担心,我们会好好保护柏祥的。」坐在军卡上的 女人爱怜的抱着小孩,对着车下的这对夫妻喊道。

「好啦,上路吧!」念祖一边喊道,一边将车后的闸门拴上。

就这样,长长的车队便出发向着港口前进,车上除了一些兵士和眷属外,其 它大部分的物资都是要撤退到台湾去的。

望着军卡渐行渐远,香兰终于忍不住泪水,哭了起来。念祖抱紧了妻子,无 言的望着天空……

香兰坐在船舱的一角,回忆起一年前的那一幕,彷佛就好像是昨天刚发生的 事。只是念祖当时的承诺,如今却都已成空!想到这里,她不禁痛哭了起来。

※※※※※香兰从小就是父母疼爱的掌上明珠,长大之后更是出落的如同一 朵盛开的百合花,秀丽的瓜子脸上有着迷人的酒涡,细细的眉毛和小巧挺翘的鼻 子,再加上长长的头发,让每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生出一股想要保护她的欲望。

在那个年头,有钱供女儿念书的家庭寥寥无几。但是陈家在地方上的事业独 霸一方,而宠爱女儿的父亲,更是从小就让香兰到学校读书,一直到中学毕业。

而在香兰的坚持下,两老虽然不放心女儿,最后还是顺女儿的意,送她到省 城去唸大学;只是没想到刚进大学后,局势就发生了变动……

接下来的一个月,十七岁的香兰在战争中失去了一切,包括亲爱的家人和经 济上的供给。

跟着大家一起逃难的她,在最初的日子里真是吃尽苦头!从娇生惯养的大小 姐到三餐不济的难民,颠沛流离的生活让她几度有轻生的念头。只是老天似乎还 是很照顾香兰,让她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赵念祖,那时的念祖是个三 十出头的少校参谋官,一天因为要探望一个受伤的朋友,恰巧在军医院碰到了香 兰。

高大壮硕的念祖让香兰有了寄托,从相识到相恋,短短的两个月就让他们决 定要长相斯守。

第二年夏天,香兰产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并替他取名为——赵柏祥。

然而老天似乎是有意捉弄香兰这个苦命的女人。就在孩子生下的第二年,国 民政府决定撤退来台,念祖负责整个军团撤退的工作,因此必须留下来到整个任 务完成。那时的局势十分的险恶,念祖百般的苦劝爱妻先带着儿子到台湾去,一 来比较安全,可以过着较安定的生活;二来念祖的父母早已在台湾安顿下来,香 兰母子两也不怕没人照顾。但香兰却坚持要和念祖在一起,她一直相信最后一定 能全家平安的在台湾团聚。

然而在送走孩子一年之后,念祖却因为营中出了奸细,在运送一批补给品的 途中遭到伏击身亡!一百多人只有三人活着回来,其中一人带回了念祖的最后一 句话:「回去告诉香兰,不论如何,一定要把柏祥抚养长大!」

第二节出轨

下船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香兰跟着一位年轻的少尉到了码头的待客室,很 快的,少尉带她找到了念祖的父母。

「爸、妈,念祖……念祖他……」香兰一见到他们眼眶就红了,说没两句就 哭了起来。

「香兰……」念祖的母亲抱着香兰,眼泪也是无法停止的流个不停。

「香兰妳也很累了吧?我们先回去休息再说吧!」赵国栋强忍泪水,对着太 太和媳妇说道。

「香兰……我们先回去吧。」念祖的妈妈擦了擦泪水,牵着香兰的手,和国 栋一起走出了那间小小的待客室……

※※※※※「什么!你说什么?」香兰自客厅的沙发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的 大声问道。

「香兰妳先坐下来,我们一定能找到柏祥的。」两个老人家紧张的说道,脸 上尽是慌张的神色。

原来傅玉晖夫妻的那班船早到了一天,所以当赵国栋和妻子高高兴兴的到码 头要去接孙子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们早就离开码头了!急如焚的夫妇俩当然是 到处打听傅氏夫妻的下落,但是在那个动乱的时代,要找人谈何容易?!于是他 们两决定先瞒住念祖他们,一方面则托人四下打听。然而过了这么久,还是一点 消息都没有。

「柏祥不见了,这叫我怎么和念祖交待?」香兰一想到念祖的遗言,不禁激 动的哭了起来。

「香兰妳先不要急,我们已经确定傅玉晖他们夫妇两确实平安到了台湾,我 相信很快就能找到柏祥的!」国栋边安慰香兰,边对妻子使了一个眼色。

「是啊,香兰。我们慢慢找,一定能找到柏祥的。妳先去洗个澡,好好睡一 觉,我们明天再好好计划。」美华拉着媳妇的手,带她走上二楼。

「唉……」望着两人走上二楼,国栋颓然的坐下,点起了一根烟,闭上了眼 睛……

接下来的两个月,香兰想尽办法到处找人打听,但得到的结果却还是一样, 只知道傅玉晖他们带着孩子来到台湾后,便离开了高雄,也没去找国栋他们。

确定孩子平安到达台湾,香兰的心情总算放松了不少。但是人海茫茫,要去 哪找孩子呢?想到这里,香兰的心又沉重了起来。

国栋夫妇两看着媳妇成天愁眉不展,又是难过又是担心。因此他们总是尽量 找事让香兰做,希望能让香兰忙起来,好不再将整个心情和精神放在担心儿子的 事情上。

正好婆婆美华的身体不是很好,瘦小的她因为在生念祖的时候伤到元气,从 此后便常常生病。于是香兰自然而然的担负起家中洗衣煮饭的工作。早上上市场 买菜,快中午时回到家煮饭。下午则是整理家里杂务,洗洗衣服,有时也和国栋 到村子里的自治委员会去,帮忙整理一些文件和档案。渐渐的,香兰总算比较开 朗了一些。

国栋他们住的地方是高雄的一个眷村,由于是眷村式的木屋,一楼是客厅、 饭厅和浴厕及厨房,二楼则因为香兰来到,将原本的单房用木板隔成两间房间。

而浴厕则是非常的简陋,只用木板在一楼的最后面隔了一块地方,中间再用 木板隔开,便充当浴室和厕所。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每天晚上的作息也像白天一样一成不变,晚饭后 美华会先洗澡,然后便会上楼睡觉;国栋则是会在客厅看一下报纸,等香兰洗完 澡后才去洗。

然而一切都在那天晚上有了改变!这天晚上一如往常一样,美华洗完澡后已 经上去睡觉了,国栋则是坐在客厅看着报纸。

这时国栋觉得有些尿意,于是便走向厕所准备解放一下。但是走近那两间相 连在一起的浴厕时,国栋停下了脚步。因为木板隔间的关系,浴室的水声清晰的 传到了国栋的耳朵里,国栋的脑中不由自主的幻想起浴室里的画面。

这时他的理智告诉他,香兰是儿子的老婆、是自己的媳妇,这样子的行为是 可耻的、是不容于伦理规范的。然而这几个月和香兰的相处,国栋原本无趣的生 活变得彩色了起来,而且两人因为相处的时间多,公媳常常在往返自治会的途中 聊天,关系自然比较亲近。

国栋每天面对美丽又年轻的香兰,日子久了当然会有些异样的感觉。不知从 什么时候开始,只要美华不在场,国栋总会在香兰做家事或煮饭的时候,偷偷的 瞄着那二十一岁的年轻媳妇。不管香兰在收拾东西时翘起的屁股,或是举手时不 经意露出的腋毛,都让国栋有种心悸的感觉。更让他惊奇的是,自己多年不举的 鸡巴,在偷看香兰的一举一动时,竟然又会微微的挑动。

正当国栋的理智和情欲在挣扎的时候,浴室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和香兰 「啊~」的一声惊叫,然后便只剩下水声。

「香兰!香兰!妳没事吧?!」顾不得什么公媳间的礼节,国栋焦急的敲门 问到。

但是过了几分钟都没回应,于是国栋决定进去浴室。但是一转门把,发现门 是锁上的,于是他急忙的走上二楼卧房,在抽屉里找到了浴室门的钥匙,并确定 美华熟睡后,便走到一楼将浴室的门打开。

门才一开,国栋看到眼前的景象,软软的鸡巴不禁举的半天高!!只见一个 美丽雪白的肉体倒在地上,头发上还残留着些许的泡沫。

原来香兰正在洗头的时候,水却突然变热,当时正眯着眼睛的香兰伸手想去 摸水龙头,却不小心将肥皂弄掉在地上,一不留神踩了上去,身体突然失去平衡 而往前冲,一头撞上墙壁的香兰就这样昏了过去……

这时国栋先伸手将水龙头关上,解开自己腰间的皮带将裤子和内裤褪下,并 将汗衫脱下,这时的他,已经是完全的赤裸了!然后国栋拿了一条毛巾将媳妇头 上和脸上的泡沫擦掉,便将她抱到客厅的沙发上躺平。

香兰平时都是穿着宽松的连身洋装,因此国栋直到这时才发现,原来媳妇拥 有一对丰满尖挺的豪乳。雪白的肌肤微微透红,深褐色的奶头还挂着几滴水珠, 和奶头不成比例的大乳晕却有着粉红的色泽。细细的腰身让人不忍用力一握,顺 着平坦的小腹下去,两腿的接密处是被乌黑茂盛的阴毛覆盖住的微微隆起。两只 大腿修长而稍许纤细,小腿到脚踝则像是雕塑般的完美无暇。

看到这里,国栋在也忍耐不住,整个人扒了上去,握住那艳丽诱人的乳房就 是一阵抚摸玩弄,左手以两指捏住乳头来回的的搓揉着,右手则是掐住另一只美 乳,张口便将整个奶头及乳晕用力吸吮,并不时的用牙齿轻咬那颗赤褐色的小樱 桃。

香兰虽是在昏迷之中,但许久未经挑逗的官能却在此刻被刺激而兴奋,原本 已经潮红的脸色变的更加红润艳丽。

国栋的鸡巴已经硬的疼痛,但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于是用嘴慢慢的从 乳房吻下去,亲遍了媳妇那白嫩的肉体,从肚脐慢慢的用舌头舔过平坦结实的小 腹,国栋的嘴巴终于来到了密林的起头。

浓密的黑毛还沾着水滴,服顺的贴在隆起的阴阜上,微微拨开耻毛,肥厚鲜 红的两片淫肉已经有点湿润,国栋用舌头挑拨着两片阴唇,有时用牙齿轻咬摩擦 尿道口的嫩肉,最后将舌头整个伸了进去。

这时的香兰已经是微微痉挛,口中发出轻微的娇喘,蜜穴的汁液也不断的溢 出。国栋抬头看到了媳妇春潮泛滥的媚态,尤其是双眼微闭,眉毛微皱的样子, 更是忍耐不住,于是起身向前挪了一下,左手将香兰的两只手腕紧紧抓住,右手 拿了一个沙发枕垫到了媳妇肥嫩浑圆的美臀下面,将香兰的下半身轻轻托起,然 后用嘴封在媳妇的鲜红小嘴上,握着大阴茎对准洞口就是整根直入!

香兰在昏倒后迷迷糊糊的感到身体的热度越来越高,被国栋的大鸡巴用力插 到底的疼痛和快感让她恢复了神智。睁眼一看,平时敬爱的公公的脸正离自己不 到五公分,全身也被压的不能动弹,下半身却由不断的活塞运动传来另人窒息的 美感及灼热的疼痛。

香兰这辈子除了念祖外,并未和其它的男人有过肉体的接触,深爱念祖的她 也想过要一辈子守寡,谁知道遇到了禽兽不如的公公竟然趁她昏迷时强奸她,香 兰一边留着泪,一边想要挣扎,然而嘴巴被国栋的嘴封住,两手又被抓住,整个 身体被国栋肥大的躯体压着,想要反抗或是叫喊根本不可能。于是香兰扭动双脚 乱踢,希望能将公公踢开。

然而身体的反应终究击败了香兰反抗的意念,被烧热肉棍桶进淫穴的甜美感 觉,使得香兰的脚不再乱动,在国栋卖力的抽送之下,香兰反而勾住国栋的腰, 使力的帮公公的身体重重的压下。

虽然生过小孩,但是一方面因为久未性交的关系,一方面香兰还只是个二十 岁的年轻少女,因此紧迫的小穴让国栋几乎插没几下就有射精的冲动,但是国栋 知道如果不能在第一次让媳妇得到满足,那往后就不可能再有第二次了,因此强 忍住股间那即将爆发的感觉,挺着满是肥肉的肚子,卖力的抽插着香兰的蜜穴。

于是在抽送了近三百下的时候,国栋终于忍耐不住,将一股积藏多年的黄浊 阳精,猛烈的喷发进香兰的子宫深处。而许久未受到热精浇淋的香兰,这时也忍 不住全身颤抖,内壁一阵紧缩,大量的蜜液冲泄了出来……

客厅中这对赤条条的肉侣,一个是许久没勃起的五十几岁的人,一个是首次 嚐到被奸淫快感的少妇,两个人在高潮后都是异常的疲惫。就这样,两个人抱在 一起过了好久好久,香兰开始轻轻的啜泣起来:「爸……我们……我们这样……

你叫我怎么对的起念祖……」香兰边哭边说道。

「香兰……爸不能没有妳,爸在第一天看到妳时就知道爸离不开妳,妳也知 道美华的身体状况,爸已经好久没做那档子的事了,连爸都觉得我那家伙已经不 管用了。但是刚刚爸又觉得恢复了当一个男人的尊严。香兰,爸好爱妳,爸真的 好爱妳,妳不要怪爸好吗?」国栋在香兰的耳朵旁不断的求着,同时用手温柔的 捏着肉核。

香兰在公公的甜言蜜语下迷惘了,而国栋不断的搓揉使的她体内那股欲火慢 慢的又被挑起。

「爸……喔……嗯……我们这样……我们这样是……是……不对的……」香 兰一边扭动水蛇般的细腰,一边说着。

国栋的手指在搅弄肉核的时候,只觉的紧穴里沾满了淫液和自己的精液,而 且两人全身都是黏黏的汗,于是对媳妇说道:「香兰,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我 们先去洗个澡吧!」说完也不等媳妇回答,起身便把香兰抱了起来,走向浴室里 去。

到了浴室里,国栋将香兰放下。因为浴室的空间十分狭小,旁边还有一个洗 脸水槽,因此两个人在里面显得相当的拥挤。于是国栋扭开了水龙头,在小小的 浴室里,和媳妇两互相的洗刷对方的身体。

没想到经过香兰小手的搓揉,国栋原本已经垂下缩小的阳具竟然有生气蓬勃 了起来,这时候国栋将媳妇压在木板墙上,伸手将莲蓬头调整了一下,让热水正 好淋在两人的中间,然后一手托起香兰的右大腿,一手握着正一跳一跳抖动着的 鸡巴,「唰」的一声,便再次抽送了起来。

从来不曾以站立姿势性交过的香兰,一边被热水浇淋着两人接合密处,一边 嚐到违反伦常的禁忌快感,过了一会儿就泄了。

然而刚刚射完精的国栋,此时却是硬挺着疼痛的鸡巴而无法消肿,于是又猛 插了半个多钟头,直到香兰又泄了两次,全身瘫软而无法站立,国栋才射出了一 点点的热精而将阴茎拔了出来,然后掺起瘫在地上的媳妇,用水帮她冲了一下身 体,再拿毛巾将两人身体擦乾后,才抱起香兰走回她的房间,将她放下,然后回 到自己的卧房去,换上睡衣上床睡觉。

第三节猝死

「嗯……」美华伸了一个懒腰,自床上坐了起来,「咦??」望着身旁还在 呼呼大睡的国栋,美华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平常不都是会比我早起来吗?怎么今天还在睡?」

「国栋、国栋起来了!今天早上你不是要到自治会去开会吗?」

国栋因为昨夜射精过度的关系,所以睡到快八点了还没起来。被妻子摇了几 下,他才微微的睁开惺忪的睡眼。

「喔……几点啦?」国栋口中喃喃的问道。

「快八点啦!快起来吧!今天不是有部里的人要来开会吗?快起来吧!」

「啊!」国栋这才想起了今天有国防部的人要到自治会来,便急忙的爬了起 来。虽然自治会里的人,大都是义务帮忙性质,但是几个真正在忙的干部,包括 身为主席的国栋,都是有在国防部编制中的正式人员,尤其是国栋,每个月都支 领有相当不错的薪水。

换上了衣服,国栋和美华走下了楼。但是厨房中并没有看到香兰平日熟悉的 身影。

「咦?香兰还没有起来吗?」美华望了望二楼,疑惑的问道。

「让她多睡一会儿吧,妳去煮稀饭吧!」

国栋扭了扭脖子,感到全身酸痛,尤其是两腿有点发软。

「唉……毕竟还是不年轻了……」国栋心中想着。

这时的香兰也因为照进窗户的阳光而醒了过来,觉得全身酸软的她,望了床 头的钟一眼。

「啊……怎么睡到这么晚?!」香兰急忙的爬起了,这时才发现身上一丝不 挂。

「啊……怎么……?」香兰先是愣了一下,才想起了昨晚的事。

想到了昨晚和公公激烈的插穴,自己一连丢了好几次,香兰的脸不禁有点发 烫。然而不安和惊惶接着涌上了心头,虽然国栋对她说了许多的甜言蜜语,但是 在那保守的社会里,翁媳乱伦毕竟还是很严重的事。想了许久,香兰决定原谅并 忘记公公昨晚强奸她的事实,但是她也决定从此后不能再让这种事发生。

穿上衣服,香兰急忙的走到楼下,却发现公婆已经坐在餐厅,吃着稀饭了。

「爸、妈早,对不起,今天起晚了!」香兰慌张的说道。

「没关系,一起过来吃饭。对了,香兰妳下午有没有事,今天会里可能要整 理一些刚到的资料,妳如果没事就过了一下吧!」国栋一边招呼媳妇过来吃饭, 一边问道。

「喔,今天下午我和隔壁的张妈妈要到乡公所去一趟,可能没空过去。」香 兰尽量的用平常自然的声音,避开国栋的眼睛说道。

「好吧……喔,我该走了。」国栋有点失望,看了一下表说道。

※※※※※下午香兰和张太太到了乡公所,只见小小的办公室里堆满了一捆 捆的档案和资料,所有的人忙进忙出,过了好久才轮到她们。

香兰帮张太太填好了单子,并帮她处理好事情准备要离开的时候,老老的所 长走了过了对香兰说到:「香兰啊,我知道妳唸过书,现在所里一大堆的资料准 备要建档,以后当所有资料完成后,就会发给每个人一张身份证明。但是妳也知 道我们这要找个唸过书会写字的不容易,妳如果行就来所里上班吧,算是帮帮我 们的忙,也可以多一份收入。」

面对乡公所老先生的请求,香兰考虑了一下说道:「我想要回去和爸妈商量 一下,这样吧,我过几天再给你答复。」

晚上吃饭的时候香兰对国栋和美华提起了这件事,国栋以美华的身体状况不 佳为由反对,但是美华却希望香兰能多出去走走,接触外面的世界,如此一来, 忙于工作的媳妇也比较不会想到伤心的事情。于是美华说道:「香兰妳就去吧, 乡公所缺人妳去帮忙也好。反正王所长我们也很熟,他会好好的照顾妳的。家里 的事妳不用担心,我的身体最近不错,反正妳还没来之前也都是我在做家事,没 关系的。妳明天就给人家答复吧!」就这样,在到乡公所上班一星期后,香兰成 为正式的公务员。

开始上班后,香兰和国栋相处的时间变少了,尤其她刻意的避开每个可能和 公公单独相处的机会。

每天下班回家,在帮婆婆煮好晚饭之后,香兰总是会叫他们先吃饭,然后自 己先去洗澡再吃饭。吃完饭整理完一切,等美华回房睡觉的时候,香兰也回到房 间去了。

从此后,国栋只能在晚上想着美丽媳妇的肉体,偶而打打枪消一消火气。

就这样过了半年,有天美华突然在晚饭时昏倒,等送到医院时才发现是急性 肝炎。原来美华本该好好休息,但是在香兰上班后,却又开始为家事操劳,因此 不到半年,便爆发急性肝炎。

美华入院的第二天,香兰辞去了乡公所的工作,除了晚上回家煮饭和洗澡之 外,其它时候都是留在医院里照顾婆婆。

这天下午五点多,香兰像往常一样回到家中煮饭,经过几天来医生细心的医 护,婆婆虽然脱离危险,但是情况仍然不乐观。想到了一向疼爱自己的婆婆,却 因为自己去上班的关系而累倒,香兰难过的责备着自己。然而边想心事边洗菜的 她,却没注意到国栋已经偷偷的走进了厨房。

原来自妻子入院后,国栋就不时的找机会想要侵犯媳妇那诱人的胴体,但是 香兰为了避开国栋,总是提前在国栋到家前煮好晚饭、洗好澡,然后离开,所以 这几天当国栋回到家时,香兰早已离开。

这天国栋刻意提前离开自治会,回到家中,看到厨房里的香兰正在呆呆的想 着心事,此时他再也忍不住,走到香兰的后面便一把搂住了她的小蛮腰,硬挺的 鸡巴也贴上媳妇的肥臀不停的摩擦。

正在发呆的香兰被国栋的举动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公公,香兰急忙 的挣扎说道:「爸,不行……不行……放开我……」

「乖媳妇,让爸疼一下,爸的鸡巴每天都想着妳那肥嫩的浪穴……来,让爸 好好的爱妳!」

「不行!爸,不行啊!」

国栋的手伸进媳妇的长裙中,透过香兰的束裤,不断的揉抚着香兰的两片浪 肉,另一只手则是抓着香兰柔软的两颗大奶子,粗暴的捏了起来。

香兰一边挣扎,一边用手抓住国栋的手想阻止他,但是过了一会儿,腹下便 穿来烧热的美感,而这股感觉很快的传到了上半身,和奶子被搓揉的快意结合, 进而使得紧穴里的蜜汁又无法控制的孱孱流出。

「噢……妳看看……都已经湿成这样了……」国栋拉开拉链,掏出勃起的阴 茎,一手握住香兰的手,将它拉到了自己的肉棒上抚摸:「香兰快让爸爽一下, 快握住爸的鸡巴!」

此时的香兰已经是媚眼如丝,也忘记了挣扎,灼热的身体不断的扭动着,小 手握着国栋的大鸡巴便上下套弄了起来。

「啊……亲妹妹,弄得哥好舒服……哥要插妹的浪穴好不好?」国栋一边继 续的抠弄香兰的蜜蕊,一边掀起了香兰的裙子。

「爸……哥……亲哥哥……栋哥……快……快……浪妹妹的穴……妹快受不 了了!!」

国栋听到了媳妇的浪叫更是兴奋,一把扯开了连身裙上的扣子,将伸手进香 兰的胸罩,不住的抓揉那丰软的奶子,一手剥下媳妇的束裤:「来,把屁股抬高 一点,爸的肉棒在妳手上,妳来……」国栋边说着,边将媳妇的身体压在水槽前 好让她那两片雪白的香臀翘起来。

这时香兰早就淫水直流,底下的蜜肉传来阵阵骚痒空虚的感觉,握着国栋的 大鸡巴,引导到了小穴的洞口,便把屁股用力往后迎了上去。

「啊……美死了……哥的鸡巴……哥的鸡巴好硬……」

香兰的两手扶着墙壁,下半身翘的高高的接受着公公的狂抽猛送。

「啊……妹的穴好紧……套的亲哥好舒服……好……」国栋一边不停的将肉 棒猛力的肏进香兰的体内,一边喘息的说着。

「啊……爸……亲哥……插的妹……妹好美……快……」

「啊……爸,我要来了……」

国栋只觉肉壁一阵紧缩,龟头便被一股阴精浇的全身打颤,跟着背脊一凉, 一股滚烫的精水直直的喷进了香兰穴心。就这样,翁媳俩一起泄了身。

国栋边喘息,边把媳妇连身裙胸口的扣子解开,身手进去剥开胸罩,不停的 抚摸挤揉香兰的豪乳,一边亲吻着细白的香颈;而刚泄完身的香兰,被公公又爱 抚又亲吻的,只觉得全身更加的酸软舒服。

就这样直到香兰蜜穴里流下的淫水和阳精,弄得两人的腿黏答答的,而且国 栋的鸡巴也变软而滑出嫩穴,香兰才娇喘的说道:「爸……爸……我还要去照顾 妈呢……」

这时国栋才不情愿的放开香兰,到后面的厕所抽了几张草纸,把香兰耻丘和 玉腿上的黏液擦了擦,蹲下帮媳妇穿上束裤,然后帮着媳妇一起煮好了晚饭。

吃完晚饭后,国栋迫不及待的拿着换洗衣裤和香兰进了那间小小的浴室,两 个人就这样边洗边干,又玩了好久,香兰才前往医院。

※※※※※从那天起,香兰不再提早回家,她总是等到国栋快下班时才从医 院离开,回家煮饭的时间也越来越久;而国栋原本每隔两三天便会去医院一趟, 现在也慢慢的变成四、五天才去医院一趟。

过了快一个月后,有一天当香兰晚上回到医院时,美华终于忍不住地问道: 「香兰啊,国栋最近好像很少来啊?」

「喔……爸……爸他最近忙着编一份村子里的统计资料,所以比较忙……」

香兰随便找了个借口,对着婆婆说道。

「喔……那妳最近回去煮饭后都是在帮国栋的忙啊?」

「原来她注意到了……」香兰尽量掩饰着心中的惊惶,镇定的说:「喔……

对啊,最近我都是在帮爸整理资料,所以煮完饭后都多耽搁了一会儿。大概 过个几天就会弄好了。」

「喔……没关系,妳能帮国栋就尽量帮他好了,毕竟这也是村子里大家的事 情……」

「喔……」香兰应了一声后说道:「妈,我带了一颗苹果给妳吃,我去洗一 下……」

第二天以后,香兰恢复了原来的作息时间,只有偶而两三天会晚一点回家, 然后花久一点的时间煮一顿「晚饭」。而国栋也较常在下班后直接来到医院陪妻 子,直到晚上八九点美华睡后才离去。

就这样,美华进医院已经过了快两个月,但是情况却不见好转,反而恶化到 需要吊点滴来维持体力。

这天晚上十一点多快十二点时,当香兰躺在美华旁的空病床正熟睡时,突然 被人用手盖住了嘴巴。从睡梦中惊醒的她,睁开眼一看,原来是国栋站在床前!

「嘘……」国栋对媳妇比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发出声音,然后将她拉到 了病房的浴室里。

「爸!你这么晚来这里做什么?」香兰在国栋关上浴室门后,小声问道。

然而国栋却不发一语便将香兰压在墙上,顺手一扯,拉下了香兰的睡裤后, 便要解开自己的裤腰带。

「爸,你不要这样!」香兰小声惊惶的说道,一边想要挣扎脱离公公强压在 身上的身体。

「香兰,我忍不住了,我现在就要妳!我们好几天都没好好玩一玩了!」

国栋自从嚐过媳妇的美肉后,每天脑海里想的都是香兰艳丽的面容、硕大的 乳房和肥嫩的肉穴;然而自从美华开始抱怨后,他们翁媳两只能两三天才好好的 干个痛快;这天晚上,国栋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熊熊的欲火让他没法安稳 的睡着,于是换上了衣服,便来到医院来找媳妇。

不顾香兰的挣扎,在拉下媳妇米白色的小内裤后,两人的下半身已经是肉贴 肉的黏在一起。国栋一手握着大鸡巴,用龟头不断的在肉缝上下磨擦挑逗,另一 只手则伸进了香兰的浅蓝麻质睡衣,粗暴的捏着柔软的两颗大肉球和上面的小樱 桃。

「爸……你……你不要……不要这样……妈会……听到……」

香兰的嘴里虽然不断的拒绝着,但是身体的温度却已被国栋加热到沸点,蜜 穴的甜液也不断的涌出。

这时国栋知道时机成熟,左手抱抬起香兰的右大腿,右手扶起了阴茎,身体 微蹲,由下往上将整支灼热的肉柱尽入。

「啊……」虽然因为害怕吵醒婆婆,而一直压底声音,然而在国栋的大鸡巴 突然顶到花心的同时,香兰终于还是叫了出来!

「爸……你……你不要那么粗暴……我……」

「香兰,喜不喜欢爸的鸡巴?……」

「嗯……你……你小力……小力一点……我……我好像……好像有了……」

「……有……有了?……」

国栋不停的使力,狠狠的抽送媳妇暖暖的紧穴,一下子还会意不过来香兰的 意思时,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你……你们……」美华手提着点滴,脸色通红的站在门口,身体不停的发 抖。

原来她刚刚醒来,正想叫醒媳妇服侍她上厕所,但是却不见香兰的身影,于 是自己提了点滴,便要来到厕所,没想到却在门外隐隐听到浴室里传来香兰的呻 吟和国栋的声音,却想不到门一开,就见到了自己的丈夫和媳妇两人正在风流快 活。

「你……你们……」美华说完这几个字后,就「噗咚」的倒在因惊吓而无法 动弹的这对翁媳面前……

第五节新生

就在柏祥搬进新家的两年后,国栋和香兰决定换一个大一点的房子,因为考 虑到柏祥将要进国中了,而雪柔也要上四年纪了,于是他们换到一间有三个房间 的公寓,而柏祥也开始了国中紧张的生活。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柏祥已经是个国三的学生了。沉重的课业和联考的压 力,让生性好动的他脾气变的暴躁。

看到儿子整天眉头紧皱,香兰也是疼在心里,但是念祖临终的遗言,让她不 敢对监督儿子的课业有所松懈。然而她也体谅到了面临青春期的柏祥,一方面要 承受来自学校巨大的压力,一方面要调适身理上的变化,所以对儿子就更加的体 贴。

每天晚上吃饭时,香兰总是会温柔的问着柏祥,今天学校发生了什么事,耐 心的和他聊天,疏解儿子心中的烦躁。洗完澡后,香兰也会耐心的坐到柏祥的身 边,温柔的陪着他念书做功课,直到深夜柏祥念完书,她才会回去房里睡觉。

然而香兰体贴的心意却造成柏祥的困扰,每天晚上和这个艳丽的伯母相处的 时间,是柏祥最期待却又最难挨的时刻。只要香兰一进到他的房间,柏祥就能闻 到一股淡淡的体香,那是属于香兰的特殊气味!

而当香兰靠着柏祥指导他功课的时候,香兰那软软的大乳房更是紧贴着柏祥 的后背。而香兰薄薄的睡衣里面什么也没穿,所以柏祥有时更能感到后面两团软 软的肉丘上,那两颗硬硬的凸起在在背上磨呀磨的。

每到此时,柏祥的肉棒就举得硬挺挺的。直到后来,柏祥还趁香兰压在背后 正专注的读着课本上的题目时,将手伸进内裤中套弄起肉柱,有几次还一不小心 的射了满裤子都是。

就这样过了一个学期,学校的行事历进行到了寒假。

对于国三的学生而言,寒假是个最后冲刺的时期,学校特别安排了一次毕业 旅行,接着又开始了寒假的辅导课。

就在一个寒冷的夜里,柏祥起身要到厕所尿尿的时候,在经过国栋房间前, 他听到门里传来了一阵的呻吟声。柏祥靠在门上,听到那呻吟声是香兰娇嫩的声 音,他偷偷的转动门把,将门开了一个小缝,眯着眼睛往里面偷看。

只见一个雪白无暇的肉体,正坐在一个老人的身上,由于香兰背对着门口, 所以柏祥只能看到香兰卷卷的长发,正披在细洁光滑的背部,顺着背部而下,则 是细的难以置信的蛇腰。腰下的两片肥翘白嫩的屁股,正不停的扭动着;而香兰 的手则是伸在前面,不停的搓揉着自己的乳房。

看着这一幕,柏祥早就忍不住的掏出了肿胀的大鸡巴,开始用手套弄起来。

此时的国栋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原本已该到了无法勃起的年纪,但是靠 着香兰不时的进补,和刚刚上床前两颗春药的效力,软软的鸡巴总算有点硬,虽 然不能完全的肿胀,但是硬度已够勉强的插进香兰的小肥穴。

然而正值三十出头的香兰,正是需求量大的时候,一个月不到四次的性交跟 本无法满足她!而每次做爱的时候,国栋的鸡巴又老是半软半硬的状态,搞得香 兰只好靠自己的双手,一边搓揉奶子,一边用手刺激阴核来达到一点点的高潮。

就这样弄了二十分钟,香兰才有了一点爽快的感觉,在一阵浪叫之后,便趴 在国栋的身上不动,而国栋则是早就像要虚脱般的瘫在床上了。

门外的柏祥,此时也已将自己的鸡巴磨得脱了一层皮后,才将浓浓的白浊液 体射在门上。

悄悄的关上房门,柏祥本来打算要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但是听到房里传来 两人交谈的声音,隐约中还提到自己的名字,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柏祥将耳朵贴 在门上,仔细的偷听里面的谈话……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柏祥……」

「香兰啊,我又何尝不想让我们赵家的唯一骨肉,早点认祖归宗呢?只是妳 要我怎么开口告诉他这件事呢?妳要他叫我爷爷还是爸爸?」

「可是爸爸,难道我们就这样瞒他瞒一辈子吗?这孩子终究是念祖和我的亲 骨肉啊!」

「我想等他再大一点后再告诉他好了,妳叫我怎么开口对他说,他的爷爷娶 了他妈妈呢?他知道后我们拿什么脸去面对他呢?」

「唉……好吧,也只好暂时先不告诉他了……」

柏祥听完他们两的对话后,悄悄的走回了房间,只是回到房间后,躺在床上 的他,两眼盯着天花板一夜不能成眠……

从此之后,柏祥便对乱伦和扒灰的故事产生了兴趣。他透过班上那些晓得门 路的人,找到了万华和某商场里的「供应商」,买了一堆的色情小说回来,再从 中去找有关这类的故事。

那时的小说,描写乱伦的大都是母子乱伦,数量不多,但还是让柏祥找到了 一些日本翻译的母子相奸小说。至于翁媳扒灰的故事,则是较容易找到。

平常只要香兰在家,总是一刻不离的和儿子腻在一起,因此柏祥只好等到晚 上做完功课,香兰离开后,才拿出书来偷看。柏祥总是一边看一边幻想着自己的 鸡巴插进妈妈的小穴中,然后那两颗水球般的大奶子被自己的手捏到发红,最后 总在打手枪打到射精后,才疲惫的睡着。

而香兰渐渐也感到柏祥看她的眼神变了,她对那眼神并不陌生,从前国栋在 香兰刻意避开他时,国栋每次望着看的到却吃不到的媳妇,眼神就像现在的柏祥 一样。而且柏祥渐渐的会有意无意的用身体碰触香兰的肉体,有时香兰在厨房煮 饭,柏祥就故意从后面靠上来,假装要看香兰煮什么菜,然后用已经硬直的阴茎 轻压在香兰的美臀上滑动;有时在房间念书时,柏祥也会故意问香兰一些问题, 等香兰靠过来时便用手肘去顶香兰的乳房。

起初香兰还没在意,但是次数慢慢多了起来,而且柏祥见到香兰并没有在意 或躲避他,动作也越来越夸张。

不过香兰虽然注意到儿子不安分的举动,但是她总认为,儿子只是开始对女 人的身体感到好奇,所以才会有那些举动,因此她并没有点破柏祥。况且在多次 的肉体碰触后,香兰惊讶的发现,儿子的肉棒竟然比国栋和念祖的来的粗长!而 望着长大后越来越像念祖的柏祥,香兰有时也会在陪儿子念书的时候,望着柏祥 的脸发呆,直到柏祥叫她的时候才惊醒。

渐渐的,香兰把柏祥当做念祖的替身,当柏祥每次将鸡巴贴上自己的屁股沟 时,香兰都会感到一阵的兴奋,花蕊也微微的潮湿了起来。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已经是四月多了,面对越来越接近的联考,柏祥的情 绪越来越烦燥不安!

这天晚上,香兰像往常一样,在晚饭后先去洗了澡,然后便换上睡衣。自从 把柏祥当成念祖的替身后,香兰的穿着越来越性感。这时她只穿着一件今天刚买 回来的半透明黑色薄纱亵衣,薄薄的衣料隐约可见两粒凸起的樱桃和下面黑黑的 一丛,香兰盘起了头发,露出了白晰美丽的颈子后,便出了浴室朝柏祥的房间走 去。

到了柏祥的房门前,正伸手去敲门的时候,没想到门并没关紧,香兰一敲, 门就开了。

这时香兰看到柏祥的裤子褪到了脚旁,一只手在桌上压着书,一只手在桌下 不停的运动着。

原来柏祥今天又跑去买了几本小说,其中一本刚好是母子乱伦的故事,他想 说每次香兰要进来时都会敲门,于是在香兰洗澡的时候,迫不及待的拿出小说来 偷看,看到精彩的时候便忍不住将肉棒掏出来套弄。

香兰望着背对门口的儿子,虽然看不到桌下的动作,但是也已经知道他在干 什么事;不过她并不想惊动已经睡着了的国栋,于是轻轻的将门关上,柔声的说 道:「柏祥,妳在干什么?」

正沉醉于书中情节的柏祥,被香兰的声音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拿课本盖住 小说,也忘了下半身没穿裤子,站起来转过身,对香兰冲口说道:「妈,我……

我……」

听到柏祥的口中喊着自己叫「妈」,香兰刹时激动了起来!只听她颤声的问 道:「你……你说什么……你刚才喊我什么?……」

此时的柏祥也激动了起来,他冲上前去抱住香兰,边哭边说道:「妈!妳不 是我伯母,妳是我妈!妳是我的亲妈!我那天在门外听到妳和爷爷的对话,我早 就什么都知道了!」

「柏祥,你……你……」香兰这个时候也是激动得不知要说什么,听到了儿 子叫了自己一声妈,这个她日思夜想的时刻,竟然在她没料到的情况下到来,心 中自然是激动到了极点。然而面对柏祥接下来的问题,香兰却又不知该如何回答 才好。

「妈,妳……妳……为什么嫁给爷爷?我的爸爸呢?爸爸在哪里?」

听到儿子吵着要爸爸,香兰的身体不住的抽动,泪水如雨一般的落下:「柏 祥……你爸爸……你爸爸已经死了。」说到这里,香兰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妈……妳不要哭了,妳不要再哭了,妳哭柏祥也好难过啊!」柏祥搂着母 亲,边哭边说道。

听到儿子这样说,香兰哭得更是伤心。

就这样,母子两紧紧的抱在一起,直到过了好久好久,两人才停止了哭泣。

这时房间里突然变得寂静无声,两个人只听得到对方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声。

这时的柏祥,抱着妈妈灼热的身体,透过那几乎感觉不到的黑纱,两腿间的 肉棒清楚的感觉到了香兰浓密的耻毛,以及黑丛下烧烫的隆起。

而香兰这个性欲无法得到满足的少妇,此时也是第一次接触到少年青涩富有 诱惑力的肉柱。

就这样抱着的两个人,身体越来越火热!

「妈……妳……妳好漂亮……」

柏祥抬头望着母亲,潮红的脸色,微微颤抖的长睫毛上还挂着泪珠,鲜红艳 丽的嘴唇和卷卷的长发……

柏祥看着看着,情不自禁的将嘴吻了上去。

「嗯……」香兰身体被儿子抱住,嘴被紧紧的吻住,官能上的刺激让她不禁 微哼起来。

然而毕竟是初次接吻,柏祥只是一股脑的吸着妈妈的暖暖的唇。此时的香兰 将小舌伸了过去,用舌尖抵开了柏祥紧闭的牙齿后,便肆无忌惮的搜寻着儿子的 青嫩的舌头。而柏祥此时也伸出了舌头,一面和妈妈香滑的小舌不停的在翻搅纠 缠,一面吸吮着妈妈甜甜的口水。

此时的柏祥感到了前所未有、几乎爆炸的感觉!他的两手则是不停的抚摸着 妈妈的背部,以及那肥大却又富弹性的美臀。

香兰被儿子的手摸的身体一阵酥软,尤其是当柏祥使劲的抓揉肥臀,并用力 将美臀压向大阴茎的时候,香兰就觉得下腹一股热意!此时香兰将一只手伸到前 面,先是轻轻的抚弄龟头,接着便用手箍住肉棒,来回的套弄了起来;另一只手 则是用食指慢慢的伸进了柏祥的后庭,轻轻的抽动了起来。

柏祥原本已经青筋暴怒的肉棒,在香兰小手的套弄下,几乎就要喷泄出来, 谁知香兰的另一只手却插入了后庭,使得柏祥夹紧了屁股,也忍住了要爆发的快 意。

这时香兰的淫水,已经由蜜蕊顺着屁股沟,而流到了大腿。她的子宫内颈, 也已经骚痒无比,于是她亲着柏祥的嘴停了下来,浪媚的对着儿子说:「来,过 来替妈脱掉这件睡衣。」说着的同时,香兰伸手脱去了柏祥的上衣。

全身赤裸的柏祥,伸出颤抖的手,将妈妈的黑纱亵衣脱了下来,此时的两人 已似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全身一丝不挂了!

柏祥望着妈妈全身雪白的肌肤,胸前硕大丰满的乳房,美乳上两颗赤红色的 乳头,和那早已被蜜液浸湿,在灯光下正微微发亮的黑密浓毛,他的两眼早已布 满了血丝!

此时他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抱起了妈妈,走到床边,将妈妈丢到了床上。

此时香兰却还故意撒娇的说到:「柏祥,轻一点嘛,那么大力,不怕把妈给 摔坏啦?!」

听到香兰淫荡的撒娇声,柏祥更是激动,上床抬起了妈妈的粉腿,将粉腿靠 在自己的肩膀上,握着自己的阴茎便往那早已泛滥的浪穴整跟送到底。

此时香兰的腔室虽然已经充满了润滑液,但是柏祥那粗大的鸡巴却还是让她 感到阴唇被撑裂的感觉:「啊……柏祥……你要干死妈了……你的鸡巴……你的 鸡巴怎么……那么吓人……啊……轻一点……」

柏祥此时第一次嚐到插穴的滋味,只觉得肉棒被软软热热的东西包住,一抽 动又是湿湿滑滑的,这样的感觉就像要飞上天似的。

「……啊……柏……念……念祖……快用力……好……就是那样……啊……

啊……嗯……好美……妹的身体……妹的身体快被……快被哥插翻了……」

香兰高声的浪叫着,在被柏祥巨大阳具的抽送之下,香兰渐渐的失去神智, 迷乱中彷佛看到了念祖的身影。

听到香兰狂乱的浪叫,还有那两座巨大的肉丘随着白嫩的肉体不停的晃动, 柏祥更是根根送到了底,彷佛像是要捣破香兰子宫似的疯狂猛干。

「啊……啊……大……大鸡巴哥哥……大鸡巴干得妹妹……好……舒服……

啊……」香兰久未嚐到如此激烈的性交,才挨了不到三百下,就觉得子宫一 阵收缩,跟着便将大量的淫汁整个灌淋在儿子的龟头上。

从未有这种体验的柏祥,只觉得热热的淫水像是要熔掉他的肉茎一样,一股 舒服到极点的感觉自睾丸传到了背脊。跟着,柏祥也将他的第一股童子精,全部 射进了妈妈的子宫深处……

两个人在高潮后都累得躺在床上无法动弹。过了一会儿,两人才一起迷迷糊 糊的昏睡过去。

直到半夜四点多,香兰被一股尿意惊醒,蒙蒙的张开睡眼后,才发现自己赤 裸的和儿子抱在一起。香兰这时吓了一身冷汗,突然的坐起身来。

睡在一旁的柏祥原本是抱着香兰,在香兰坐起的同时自然也被她吵醒。

香兰望着儿子那根肉棒,想到了刚才和儿子疯狂的景象,双颊不禁飞红。可 是接着她却又掉入自责的痛苦之中,她没想到因为自己一时的把持不住,竟然和 儿子发生乱伦的性爱!

这是比起翁媳间无血源关系的扒灰,更严重的错误!而且下定决心要好好照 顾柏祥的她,没想到竟然是用这种方式「照顾」了儿子。

想到这里,香兰匆忙的下床,捡起睡衣便要走出去。

「妈……妳怎么了?妳是不是在生气?」柏祥望着脸色难看的香兰,难过的 问道。

这时香兰才想到自己的动作,已经伤害到心肝宝贝的心了。她走回床边,试 着将脸色和缓下来后,柔声的说道:「乖儿子,妈怎么会怪你呢?是妈不好,妈 不该引诱你和我做……呃……做不该做的事。」

「听妈的话,好好的用功读书,考上好的学校,以后找个好工作,那个时候 你想交比妈妈漂亮一百倍的女朋友都不是问题。你还小,还不到可以做……做爱 的年纪,这件事要等你长大一点后做才是对的。」香兰慈祥的抚摸着柏祥迷糊的 脸说道。

「可是……可是刚才妈不是很舒服吗?我也从没这么舒服过,难道这个是坏 事?」

「嗯……你的身体还小,还不能负担做这种事。况且我们是母子,做那种事 是不能和家里的人做的……」

「可是妈,妳不是也和爷爷做那种事?爷爷也算家里的人啊?」

被柏祥这么的一问,香兰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她才支支吾吾的说 道:「嗯……我和你爷爷的事……那时是因为你爸和你奶奶过世的早,妈一个人 没人照顾,爷爷因为要替你爸爸照顾我,所以我们才结婚的。」

「结婚之后你爷爷就变成妈妈的丈夫,妻子和丈夫间是应该要做……那种事 的。」香兰耐心的解释给儿子听。

「那我以后也要照顾妈妈,和妈结婚,那我们就可以做那种事了!」柏祥像 是终于理解的样子,开心的说道。

「傻孩子,法律上归定母子或父女是不能结婚的!如果你有姐姐或妹妹,你 们也是不能结婚的!别想那么多了,快睡吧!你明天还要上课呢!」

「对了,妈希望你把今天的事忘记,明天起你还是叫我伯母,也不要让爷爷 知道昨晚的事,好不好?」

「妈……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柏祥听完妈妈的话后,脸色沉了下来的 问道。

「傻孩子,妈最疼你了,妈怎么会不爱你呢?」

「那我们为什么要忘记昨晚的事?我们两个做那个事的时候都那么舒服,为 什么我们不能再做?」柏祥脸色痛苦的问道。

「柏祥,你……」

「我不管,我就是喜欢和妈做那种事。我每天那么多功课要做,那么多书要 唸,联考又快到了,我真的觉得好烦好烦。」

「妈,其实你都不知道,我每天都在睡前想着和妳一起做……做爱,然后打 手……玩着自己的鸡……鸡巴,直到射出来后才有办法睡着。」

「妳不跟我做爱,我就无法专心的唸书啊!」柏祥知道香兰最在意的就是他 的功课,于是看准了这一点,死皮赖脸的求着香兰。

「嗯……」香兰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考虑了几分钟后,香兰对儿子说 道:「好吧,不过你要答应妈,这件事绝对不能让爷爷知道!」

「我就知道妈最疼我了!」柏祥一面撒娇的说道,一面抱住香兰的身体,伸 嘴便又吻了上去。

「不……不行……」香兰支吾的说道,一边想伸手推开柏祥。

此时柏祥紧紧的抱住妈妈,舌头不断的和妈妈的香舌交战。吻了一下后,便 又顺着下巴亲吻下去,又吸又吻的亲遍了那一对让他爱怜的乳房,最后停在妈妈 那颗暗红的肉豆上,用嘴不断的吸吮着、轻轻的咬着……

「喔……坏孩子……妈真拿你没办法……啊……嗯……」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时,当国栋起床的时候,发现香兰并没有睡在身旁。他走 出房间,发现香兰正从浴室走出来,湿湿的长发用毛巾包了起来。

「妳今天怎么这么早起啊?柏祥呢?该叫他起来来吧?」

「柏祥昨天晚上发烧,我照顾了一夜,现在总算没事了。他正睡的熟,你不 要进去吵他。」

「对了,我帮柏祥请了一天假了,我很累要去睡了,早饭放在桌上,快去吃 吧,冷了就不好了!」香兰不等国栋回答,便打着哈欠回房去了。

从此以后,香兰总会在晚上穿着各式性感的内衣,进到柏祥的房里。当她走 进去时,全身赤裸的柏祥,也已经坐在书桌前等待着。母子两门一关,便是夫妇 般的风流快活。

六月初的某一天,香兰愁眉不展的从医院走了出来,原来在每天和柏祥尽情 的「做功课」后,香兰上个月的「大姨妈」并没有来拜访她,今天上午偷偷的请 了半天假,到医院检查的结果,果然是怀了儿子的种了。

当天晚上,在香兰经过一整天的考虑之后,她还是决定要把她和儿子的孩子 生下来,于是她在晚饭的时候,对大家宣布了这个喜讯。

原本还担心国栋会不会起疑心,没想到国栋却比谁都还要高兴。看到国栋并 没有任何的不悦或起疑,香兰这才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

就这样到了七月下旬,柏祥终于考完了大大小小的考试而能好好的放松了!

但是他突然发现考完他最讨厌的联考后,却失去了和香兰在房间独处的藉口! 就这样,柏祥渡过了难过的一星期。

这天晚上十二点多,打完枪的柏祥正沉沉的睡着,突然间觉得下体传来一阵 熟悉的快感。柏祥睁开眼一看,发现香兰全身赤裸,正用嘴吸吮着自己的鸡巴, 红色的蕾丝睡袍则是挂在一旁的椅背上。

看到一个礼拜不见的雪白肉体,柏祥兴奋的坐来起来。原来已经习惯每天和 儿子做爱的香兰,这个礼拜也是难过得要命,尤其到了晚上,小穴那种没有东西 塞入的空虚感,更是让她无法入睡。

这一天她终于忍不住,确定国栋熟睡后,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儿子的房间,然 而看到爱儿睡的正熟,香兰不忍叫醒他,于是决定「吹」醒儿子。被妈妈弄醒的 柏祥,一坐起来便急着将妈妈抱个满怀,一边亲着妈妈的小嘴,一边伸手在香兰 的身上乱摸。

「喔……妈妈妳变胖了喔!」柏祥摸到香兰的小腹时,调皮的在香兰的耳朵 旁说道。

「小心点,不要动到了胎气。傻儿子,妈妈不是变胖了,而是你快要做爸爸 了!」

「嗯?什么?我要做爸爸了?」柏祥一时还会意不过来。

「唉……你爷爷早就没法生小孩了,而你每天都把你热热的豆浆灌到妈妈的 穴穴里,妈妈肚子里的小孩当然是要叫你爸爸的!」

「真的吗?我要做爸爸了?!!好棒哦,妈妈有了我的小孩了!!」

「不过我不要儿子,我要一个像妈妈一样漂亮的小妹妹!」柏祥像是突然想 到了什么,皱着眉头嘟嚷着。

「傻孩子,这不是你能决定的。」

「对了,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你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喔!」

「放心啦!我知道什么事能说,什么事要保守秘密的啦!」

柏祥一边说到,一边把香兰放倒在床上,正准备将香兰的脚架上自己的肩膀 开始活塞运动时,香兰却阻止了儿子的动作。

「等一下,以后这几个月我们不能用这个姿势……」

「???」

香兰坐了起来,让满脸疑惑的儿子躺下,然后便跨坐了上来……

第二年的三月,这天晚上当柏祥回家时,看到了桌上留的字条后,连军训服 都来不及脱便赶到了医院。

「伯伯、伯母,是表妹还是表弟?」一进房间,伯祥便兴奋的大声问道。

「是个小瓶子啦!」国栋抱着一个用布包着的小婴孩,笑的阖不拢嘴。

就这样,这个有点复杂的家庭又添了一个新的生命,柏祥和雪柔的妹妹—— 雪湘。

第六节报应老来得女对于国栋来说,真是晚年的一大乐事。如果换成其他的 人,说不定会对这个女儿的来历感到怀疑,但是国栋却不曾怀疑过香兰,因为香 兰每天总是一下班就回家,而例假日也总是留在家里陪着家人(尤其是柏祥), 因此国栋知道香兰不可能在外面有别的男人。所以他对于隔了这么久,在他快七 十岁的时候还能得到另一个女儿,自然是喜悦不已!

当然,他更加不会想到这个女儿竟然是孙子下的种。

小湘满月后,国栋决定让香兰暂时搬到小柔的房间去睡,因为他不忍心看着 香兰每天晚上被小湘吵醒好多次,而第二天还要提起精神到公司上班。

但是搬出主卧房的香兰,似乎还是没能安稳的睡觉……

帮小柔拉上被她踢掉的被子,香兰看了看手表:十一点了。她轻轻的走到衣 柜前,脱掉平常在家穿的短裤和上衣,换上了柏祥最喜欢的吊带蕾丝网袜和镂空 蕾丝胸罩,披上一件薄薄的透明黑纱睡袍,便往浴室走去。

浴室里传出来阵阵的水声,香兰轻轻的将门打开走进去,然后将门快速的关 上。

「呜……」一进浴室的香兰,便被柏祥搂个满怀,香唇也被柏祥贴上,两条 肉舌不断的互相吸吮,直到两个人喘不过气时,柏祥才放开香兰。

「老婆,妳越来越漂亮了!」柏祥一边笑嘻嘻的说道,一边猴急的脱掉香兰 的睡袍。

「死相,就知道油嘴滑舌!」香兰这时也不再像从前那样,把柏祥当做儿子 看待,而是故做生气的娇瞋道。

褪下睡袍的香兰,就像一颗熟透的梨子一样,全身光嫩白晰,而且不像其它 刚生完孩子的臃肿女人,香兰在坐月子的时候调理得当,于是身材很快的恢复成 原来的样子。

此时柏祥再也忍耐不住,他蹲下后用手抓住香兰肥嫩的屁股,便将嘴凑上那 覆盖在浓密黑绒毛下的蜜穴,用嘴疯狂的吸吮了起来。

「……今天是……安全……可……以……射……在里面……」香兰一边扭动 娇躯,一边喃喃的说道。

就这样,柏祥渡过他在高中的第一年。

暑假过后,妹妹小柔上了国中,而国栋决定让女儿去读台北某个私立明星国 中,因此小柔便搬到学校去住。

柏祥在学校的功课不是顶尖,而他也并不喜欢读书,但是他却是一名运动健 将,替学校赢得许多的比赛;而他也靠着术科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师大体育系。

上了大学后,柏祥生活的重心渐渐转向学校。

这天下午,当柏祥下课回家后,在经过小柔的房间时,听到了房里传来了阵 阵电台播放音乐的声音。

柏祥看了下表,还没到四点,这时候香兰应该还没下班,于是柏祥好奇的打 开房门想看看是谁在里面,没想到立刻听到一声尖叫!

「啊!!哥你干什么啦!我在换衣服啦!」

「对……对不起……」柏祥赶紧把门带上,然后隔着门问道:「妳……妳不 是应该在学校吗?」

「学校已经结束了啦。」小柔打开房门,走了出来说道。

「喔……对喔……我都忘了!!」柏祥笑了笑说道:「准备的怎样啊?」

「嗯……应该没问题吧……」